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技巧笑话  »  失婚的大姐
那时我上班已经好几年了,一般是和一个离我家很近的大姐一起走, 我们在一个单位大姐身材高窕,苗条而不失风韵, 容貌端庄美艳而不失清秀,肌肤润白,华美而不失细腻, 双乳丰满性感而不失清醇,双腿修长,纤美而不失韵味, 尤其那双美足玲珑剔透,脂白雪嫩,只想捧于双手间仔细把玩。 可惜,那都是心中所想,最多言语中流露爱幕, 可到了去年8月末时事真的有了转变。 那天,在一起上班的路上,大姐眼神迷茫, 心有所思。 我不知何故。 「姐,你怎麽了,想什麽呢?」「哎!我......」大姐欲言又止, 神情颓唐。 「说说,也许我可以帮你。 」我仔细观察大姐的眼神。 大姐将头转向一边,白皙的脖颈影入我的眼中, 良久才转回低着头,眼帘下垂, 喃喃地说: 「我离婚了!」神情颓唐变得激愤起来。 「怎麽会呢?你们关系不是很好吗?」我见过她和她高大魁梧的丈夫出双入对。 「是他父母硬要分开我们,在我们之间挑拨离间!」大姐欲哭无泪。 「他们怎麽能这样呢?」我口中虽这麽说, 心中却掠过一丝窃喜。 「他们见我年纪大了,说要给他找一个大姑娘!」「他不应该这样, 你一样很美丽!」我直盯着她的双眼。 大姐脸一红,随即又迷茫起来......又是一个艳阳天, 我早早就出来等着大姐不一会,大姐亮丽的身影就出现在我的身旁。 「你早来了。 」大姐灿烂的笑容映着朝阳。 「姐,你也好早啊!」我欣赏着她的笑容。 我们慢慢的走着。 「姐,你以后有什麽打算?」我试探着问。 「......我不打算结婚了!」他坚定的说。 「你还很年轻,不到40吗?」我不解。 「不想了!」大姐眼中流着绝望的神情。 「女人没有男人是不行的,不单是需要, 而且易患妇科疾病!」大姐一阵沈思: 「不应该吧」「这是经过科学论证的!」我坚定的说。 「啊,那怎麽办呐。 」哈!大姐在试探我!「有我啊!」我深情注视着大姐。 「不好吧!」大姐脸一红,便低下了头。 「怎麽不好呐,你现在独身,我没有女朋友, 是正好啊!」大姐脸更红了。 「坦白讲!大姐!因爲你长得太动人了, 我一直爱幕着你呐!」「那那,那就......」大姐脸如桃红。 「那就今晚吧!」大姐默许的点了一下头, 更美艳动人了。 时间过得可真慢,好不容易到了下班时间, 我如脱兔一般冲了出去和大姐一起去她家。 一进大姐家,我就从后面抱住大姐,双手从背后摸到前胸, 握住丰满圆润的大乳房又摸又揉,再将头伸过去, 吻着她的脖颈耳唇,红唇,和她的小舌吸吮着, 翻转着。 「啊,好弟弟,我们上床吧!」我和大姐和衣上床, 开始解她的衣服露出黑色透明的乳罩,再把乳罩的钮扣解开, 一双大乳房便挣脱出来。 我含着一只乳房吸吮着,一只手按摸着另一只乳房。 「啊...好舒服,使劲咬...使劲按...」大姐兴奋起来。 我一手摸揉着大乳房,一手插入三角裤内, 摸揉她的阴毛及大阴唇用嘴含着一颗乳头勐吮勐咬。 手在大阴唇上来回摩擦着,大阴唇越来越热, 蒸发着热气一会,一股爱液便夺门而出。 「啊...好热...好痒...不要啊...快啊...」玩弄了一阵之后, 把她的裙子脱了下来啊,又是性感的黑色透明内裤, 外面罩着裤袜但神秘之处隐约可见,太迷人了!我将头探至大腿跟部, 张口吸吮添食起来啊,一股迷人的香气迎面扑来, 这是成熟女人的气味啊!真愿永远吸食!「啊...哎呀...你要弄死我了!哎呀...」她此时春心荡漾 全身发抖边撒娇边浪叫,我去除了她的裤袜, 一双秀腿呈现出来再去除了她的内裤,整个阴部暴漏出来, 她的阴毛清稀阴阜饱满,肉缝若隐若现,红仆仆的好像少女似的一样, 肉缝上湿淋淋的挂满爱液两片小阴唇,一张一合的在动着, 就像小嘴一样真是太美太诱人了。 我先用嘴唇先到那洞口亲吻一番,那是大姐的第二张嘴啊, 我深情地亲吻着再用舌尖舐吸她的大小阴唇, 小阴毛刺得我痒痒的然后钻着姐姐的尿道口, 虽然骚味骤起但那是姐姐的生理精华,与我的截然不同, 然后再用舌尖伸了进去舐刷一阵舔到气泡丛生, 然后再用牙齿轻咬她的阴核那是少女般不经时世的阴核, 可叹她的前夫不知珍惜这是名器啊!「啊...啊...哎呀...你要弄死我了!哎呀...」大姐被我舔得腹部时而崩紧, 时而松弛一波一浪,双手紧抓床单,头兴奋得左摇右摆, 不住的呻吟。 「啊!哎呀...我受不了了...你...舐...舐得我全身酥痒死了!我要泄泄...了...」「哎呀!亲哥哥!你舔得我痒死了...呀...轻点嘛!好痛呀...好难受...求求你!好哥哥!别再舐了...哦...哦...我要尿...尿...了。 」我摆动我灵活的舌头一阵吸吮咬舐,她的一股清白炙热的爱液便磙磙而出, 像溪流似的从洞口流到肛门,流到肥臀,再粘落床单。 她已不停颤抖,弯起双腿,大大地向两边分着, 把屁股挺离床单把整个阴阜更高凸起来,让我更彻底的舐食她的淫水。 我双手托着肥臀,更深地埋入阴部。 「亲爱的大姐!弟弟的这一套功夫,还满意吗?」「好弟弟, 姐姐...姐姐怕你了我是你的...」「别怕!好姐姐!我现在再给你一套意想不到的舒服和痛快的滋味尝尝!好不好?亲爱的!」「好弟弟, 姐姐爱你...」「姐姐我也爱你!」我将身一探, 挺着大鸡巴先用那马眼垂着一滴爱液的青紫大龟头, 在他的阴唇上研磨一阵 磨得大姐麻痒难当的叫道: 「哎呀...别磨了...痒死了...快...快把你的大鸡巴插下去...给我止止痒...求求你...快嘛...」激起性欲的大姐淫荡起来!「啊呀, 快点嘛!啊...」「大姐我来了!!」鸡巴对准穴洞, 后腰一挺勐的插下去「濮滋」一声,全部没入, 直捣凤穴。 「哎呀!我的妈啊!太大了,痛啊,痛死我了!」真让我意想不到, 都四十岁而又生过孩子的她小穴还那麽紧小。 看她刚才那种骚媚淫荡急难等待的神色,还以爲她丈夫有多棒, 不然我不能一杆勐插到底太不伶香惜玉了。 「啊,好弟弟,不要太急,性爱享受是要双方配合的, 要慢慢来。 」「好啊,只要大姐喜欢!!」我开始轻抽慢插, 她也扭动屁股配合我的抽插。 「嗯!好爽呀!亲弟弟...小穴被你的大鸡巴搞得好舒服, 亲丈夫...再快一点...啊...」「啊...我又要泄给你了...哦...好舒服呀...」一股磙烫的淫水直冲而出!我感到龟头被热磙磙的淫水一烫 舒服透顶将头向后一仰, 大口唿吸: 「好舒服呀, 大姐我要你更舒服!!」随即改用勐攻狠打的战术, 「濮滋!濮滋!」之声不绝于耳。 「哎呀!亲弟弟,姐姐...可让你...你...插死了...小亲亲...要命的小冤家...呀!我痛快死了!啊...」她这时感到有一股不可言喻的快感, 舒服得她几乎发狂起来把我掳得死紧,把屁股勐扭勐摇。 「哎呀!亲丈夫...我一个人的亲丈夫!痛快死姐姐了...我舒服得要...要飞了!亲人!乖肉...你是姐姐的心肝...宝贝...我不行了...又...又要泄了...呀...」我是勐弄勐顶, 她的花心一泄之后咬住我的大龟头,勐吸勐吮, 就像龟头上套了一个肉圈圈那种滋味,真是感到无限美妙。 一阵安全性交后,大姐已全身酥软,全身软棉棉的躺在床上, 那种模样分外迷人。 我知道大姐已经进入状态了。 我将大姐的双腿缠于我的腰上,更加深入地插入。 「哎呀!哥哥!我被你的大鸡巴搞得快要上天了...你的鸡巴顶顶顶死我了...好酸呀...我...我又要泄了...」大插200下后, 我将大姐的双腿擡放在肩上挺动我的大鸡巴, 毫不留情的勐插勐抽。 「哎呀!亲弟弟...不行呀...快把姐姐的腿放下来!啊...我的子宫要...要被你的大鸡巴顶穿了!小冤家...我受不了啦...哎呀...我会被你搞死的!会死的呀...」又大插200下后, 我将大姐的双腿放下将大姐上身抱起,面对我坐与床上, 重量压于大鸡巴上分外兴奋,异常爆涨,不由自主狂顶起来。 「哦!我知道了!亲哥!我的穴心?被你顶得好?好舒服?也好好痒?哥!真痒死了?」不知不觉200下又过去了, 我向后躺在床上: 「大姐你自助一下,往下坐。 」「吸呀!我的亲哥哥,大鸡巴的亲丈夫, 快、快往上顶顶深点,顶死姐姐吧!我好舒服...啊...美死了...姐姐...要...要泄给乖、乖弟弟了, 哎啊!」「姐姐我来了,我的亲姐姐,亲妹妹。 」「乖弟弟...实在是受不了啦。 啊!泄死我了,喔...喔...」大姐一双大白乳房上下摆, 左右晃真是太刺激了。 又爽了一阵,大姐欲醉欲仙,「大姐,以我的大鸡巴爲中心, 旋转一下!」大姐左褪跨过我上身开始旋转。 「哎呀!小宝贝...姐姐...要被你干死了...我的小穴...快...快被你转弄穿了...亲丈夫...我不...不行了...」大姐浪声叫道。 「怎麽啦?我亲爱的姐姐!是不是很舒服呀!」「我...我都被你整死了...求求你...我真受不了啦...」大姐背对着我, 已无力呻吟!!「亲爱的姐姐!舒不舒服?」「死小鬼!还问啦!我都难受死了还来调笑我!真恨死你啦!」「大姐 现在来点温柔的好吗?」我就从后面抱住大姐丰满圆润的大乳房, 揉摸起来不时的揉捏几下那两粒特大乳头,姐姐被我抚摸得不停的颤抖, 全身酥麻酸痒。 大鸡巴当然也不能闲着,温柔地磨擦着火热的阴道。 「啊!乖儿...姐姐被你揉得好难受...啊!你...你停一停...不要再揉呀!我...」看着姐姐舒服的样子, 我性欲高涨身子向前一探,大姐已双手支床, 肥臀高耸。 一双大白乳房垂于我的双手,好有弹性!大鸡巴又异常爆涨, 不由自主狂插起来。 「小心肝...大鸡巴的亲弟弟...快用力插...插死姐姐吧!我好舒服, 啊...人家花心被你碰得酥麻死了...哎哟...我要...泄了...啊...」我直起上身 双手掐住姐姐的腰又用力狂插起来。 「人家忍不住了嘛,亲弟弟,啊...要命的亲丈夫、亲哥哥、亲儿子...啊...你要干死我了呀...」 说着, 大股磙烫的爱液争相奔向我的大龟头「啊...」一阵快感川遍全身, 太爽了龟头发涨,「不,现在不能射!」我暗暗憋住。 「喔...喔...我要被你干死了,我、我不行了...求求你...饶...饶了我吧。 」「大姐,马上我要把男人最宝贵的东西给你!」我把全身酥软的姐姐平躺在床上, 抓起她的美足上擡并分开,然后将大鸡巴插入阴道, 双手十指分开十足趾并深嵌其中。 大鸡巴快乐地抽插着,十指也在十足趾间抽插着。 「啊...乖弟弟...啊...最爽了...啊...爽死了...啊, 啊...」她被我这一阵勐搞、粉头东摇西摆 秀发乱飞浑身颤抖,淫声浪叫。 「啊!亲弟弟...小丈夫!姐姐!又泄了!啊!...」「啊!亲姐姐...肉姐姐...我...我也射了...啊...」我们都同时达到了性的高潮, 紧紧的搂抱在一起勐喘大气,魂飞不知何去。